相关文章

江苏沭阳规定招商不力官员将被降格

来源网址:http://m.jsqzgq.com/

  《经济参考报》记者近日在江苏省沭阳县采访,翻阅当地政府编印的官员通讯录时发现了一个奇怪现象:不少乡镇党委书记的官衔前面加上了“代理”二字,县直单位中也出现了统计局代理局长、残联代理理事长、供销总社代理主任等官职。原来,这些乡镇和县直单位的负责人大多是因招商引资任务未完成而被“代理”的。

  沭阳县全民招商搞得如火如荼,连公检法司这些单位都参与到全民招商大潮中去了。“高压政策”不仅带来了良田闲置、厂房空置等“假大空”问题,也引发了频频闹剧。

  沭阳县的一项独特“发明”

  所谓的“代理负责人”,即不再是所在单位名正言顺的“一把手”,只是“代理”负责。据《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的情况来看,这一做法在全国各县(市、区)中堪称首创。据调查,“代理制”与沭阳县近乎苛刻的招商引资“高压政策”密不可分。

  这本2010年版沭阳县电话号码本,是沭阳县委办公室和县政府办公室于今年5月联合印制的。翻阅通讯录,记者粗略统计了一下,被实施“代理”的有华冲镇代理党委书记张峰、龙庙镇代理党委书记马乃军以及机关党委代理书记肖卫东、残联代理理事长魏浩、安监局代理局长张新成等10多名官员。此外,耿圩镇、周集乡分别由党委副书记主持党委工作。

  知情人士透露,这本小小的通讯录,暗藏了沭阳县的一项独特“发明”。原来早在2009年,沭阳县就出台了《招商引资第一责任人“代理负责”制度实施细则》,办法实施以来已经有数十人被实施“代理”负责。所谓的“代理负责人”,即不再是所在单位名正言顺的“一把手”,只是“代理”负责。据《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的情况来看,这一做法在全国各县(市、区)中堪称首创。

  据调查,“代理制”与沭阳县近乎苛刻的招商引资“高压政策”密不可分。《经济参考报》记者辗转获得的一份名为《沭阳县2010年招商引资工作考核奖惩办法》(沭阳县招商引资工作总指挥部沭招总指【2010】4号)的文件明确规定,所有乡镇(场、街道)和县直单位,一律以5000万元为目标任务进行量化评分。文件详细列举了完成项目引进后的奖励政策,同时也明确了处罚措施。年终未完成目标任务且考核处于乡镇或县直单位后5位的,列为招商引资后进重管单位,领导班子成员年度考核确定为称职以下等次(含称职),不得推荐提拔干部,试用期内干部延长试用期,对第一责任人实施代理负责。《经济参考报》记者获取的另外一份文件则详细列举了代理满半年、满一年等情况的处罚规定,如规定代理满半年且无亿元开工项目的,代理人员降为副职并继续代理;代理满一年且无亿元开工项目的,责令主要负责人引咎辞职或降职使用。这就是通讯录中,耿圩镇、周集乡由党委副书记主持党委工作的原因。今年7月,又有多名已经实施代理的负责人被延长代理期限3个月。

  有人说,在沭阳,没有与招商引资无关的人,没有与招商引资无关的单位。《经济参考报》记者发现,在沭阳如火如荼的招商引资大潮中,公检法司等部门的身影依稀可见。7月12日,沭阳县招商引资工作总指挥部发出了《关于上半年全县招商引资工作考核情况的通报》,通报的附表二(《县直各单位上半年招商引资工作考核结果汇总表》)显示,共有62个县直单位列入考核,县纪委、组织部、法院、检察院、司法局均赫然在册,其中法院和检察院认定的实绩均是暂未达标。在这份通报的附表四(《2010年上半年全县引进职能招商项目汇总表》)中,则出现了沭阳县公安局的身影,其引进了一个来自瑞典的名为“赛科利达沭阳保安咨询有限公司”的三产项目,项目进展情况为正常运营。这份通报还指出,软建办、检察院等12个单位签约落户开发区外计划投资1000万元以上工业项目开工建设,暂未达到竣工验收标准;法院、妇联等4个单位签约计划投资5000万元以上服务业项目开工建设,暂未达到竣工验收标准;司法局、审计局等6个单位引进服务业项目或软件项目通过考核验收,取得招商实绩。

  《经济参考报》记者就这些情况分别采访了沭阳县公检法等部门的主要负责人。沭阳县副县长、县公安局局长田先锋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公安局没有招商引资任务。当记者提及手头有一份材料显示公安局承担了职能招商任务并且引来了一个项目时,田先锋表示,这个项目只是意向性的,还没有最后定下来,至于这份材料他也不太清楚。沭阳县检察院代检察长刘俊祥称,检察院没有具体招商引资任务,但是县里鼓励检察院利用各种人脉关系、资源去招商引资。沭阳县法院院长李其苏则拒绝了记者的电话采访。

  沭阳县出台了严厉的招商引资代理负责制后,上行下效,各乡镇和县直单位层层传递压力,纷纷在本乡镇或本单位内推行了这一制度,并层层下达招商引资指标,一些村居甚至小学竟然都被摊派到了高得吓人的招商任务。沭阳县李恒镇政府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完成了任务有奖金有官位,完不成招商任务其他工作搞得再好都没用,在这种情形下大家只有不惜一切代价、不择手段去招商引资,结果就不可避免地招引来一些“假大空”的项目。

  据悉,在宿迁市,一些县区正在学习推广沭阳县的招商引资第一责任人“代理负责”制度。宿迁市还明文规定,凡是没有招商引资实绩、完不成招商引资的单位不得提拔干部,个人暂缓任命。

  “假大空”项目荒占千亩良田

  据《经济参考报》记者粗略统计,整个开发区至少有10处闲置的地块,而闲置的土地累计至少在千亩以上。沭阳县沭城镇一位姓仲的农民愤慨地说,这么好的农田,白白浪费太可惜了。县城附近的一些农民不忍心良田被糟蹋,自发在已经被征用的土地上种起了庄稼。在良田惨遭闲置的同时,一出出招商闹剧也在沭阳县频频上演。

  在一系列高强度的招商引资政策下,沭阳县的招商引资情况究竟怎么样?沭阳经济开发区是沭阳县承载招商引资项目的主要载体,目前建成区面积已达20多平方公里。《经济参考报》记者近日驱车前往沭阳县经济开发区探访,却看到了这样的奇特景象:有的地块建了一半的工地早已停工,几幢厂房孤寂地矗立着,厂房里空空如也,厂房外杂草丛生;在一片几百亩的农田里,或长或短的断墙,零星无序地残立着,断墙周围一人多高的荒草和野树肆意疯长……

  为了解开谜底,《经济参考报》记者来到了位于嘉兴路东侧、余杭路北侧的一块地块上。工地早已停工,一幢两层高的厂房只建成了主体结构,厂房周围杂草丛生。工地的“门”是用破石棉瓦等胡乱搭建的,“门”前散落一些建筑垃圾,“门”左侧围墙上“江苏富源硅业由浙江诸安建设集团承建”几个字清晰可见。

  负责看守工地的一位老人告诉记者,这块地大约100多亩,浙江诸安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已经投资了300多万元,建起了这个空架子,现在因为投资的老板没有钱跑掉了,建筑老板和投资老板打起了官司。“当时开工剪彩的时候很隆重,市里(地级宿迁市)领导都来了很多呢,可惜开工没几个月就停工了”,老人既有点兴奋又有点惋惜地向记者比划着。

  《经济参考报》记者经过详细查阅有关资料结果发现了当地政府网站上的一则报道:2006年3月17日上午,沭阳县新引进的总投资53.16亿元的36个项目在县经济开发区余杭路北侧、嘉兴路东侧集中开工。开工仪式在“江苏富源硅业有限公司”场地上举行,宿迁市委书记张新实、宿迁市政协主席卜平、沭阳县委书记蒋建明等市县领导出席了开工仪式。江苏富源硅业科技有限公司以浙江诸暨客商钟锐锋先生为主合股投资兴办,总投资3亿元,预计于2009年6月份建成投产,年可产纳米二氧化硅2万吨,年产值可达10亿元。

  紧靠富源硅业地块北侧的一块地上,建起了13幢厂房。《经济参考报》记者走近发现,厂房里空空如也,厂房周围则种上了农作物。种地的是一对来自安徽的老夫妻,他们受一位承建了部分厂房的盐城建筑老板所雇,在此负责看厂房。他们告诉记者,这块地大约100亩,原来的老板准备建台湾工业园,2006年7月左右开工时很隆重,很多领导都来了,可到2008年10月就停了,一直到现在。据他们介绍,现在开发区的领导经常带人来看厂房,有时一天能来几批人。《经济参考报》记者查阅资料发现,2006年初,总投资6亿元的汉旸置业(沭阳)台湾工业园开工。而今年3月18日,宿迁市茂盛拍卖有限公司发布的拍卖公告显示,沭阳县经济开发区台湾工业园汉旸置业13幢厂房整体拍卖。